黃湘婷不怕為戲裸露無心理障礙 黃聖球當哥哥過乾癮

黃湘婷不怕為戲裸露無心理障礙 黃聖球當哥哥過乾癮

黃湘婷(左)與黃聖球合作「壞男孩」,有不少對手戲。記者吳致碩/攝影

猫巫女-冬

芒果酱首场演唱会弹错遭追讨 急向工作人员借钱丢台下

正在全臺熱映中的「壞男孩」,除了巫建和、黃聖球、潘親御、鍾家駿這幾個男生,還有黃湘婷這朵造成兄弟情產生劇變的紅花,她笑言自己很容易跟男生稱兄道弟,反而是片中角色是年輕的直播主,對她來說纔是最大挑戰。

不同於時下年輕人3C用品不離身,黃湘婷自嘲:「我很喜歡離手機很遠,會有點被討厭,但我不在乎。」她每天有很多事想做,喜歡把友人約出來一起同樂,而不是隻在社羣上聯絡感情就好,直播是她根本沒想過的事,爲了把戲演好,只能勤做功課。

海贼之挽救

8个月逾190件炸弹恐吓信 刑事局:双因子「类实名制」防范

片中幾個男孩綁架黃湘婷向她父母要贖金,最後弄假成真,潘親御還侵犯了她,畫面上並沒有太露骨,導演遊智涵表示要讓雙方都不至於不舒服,黃湘婷倒是用不一樣的角度來看:「也許他的心理創傷比我還大,因爲他也是不情願但非得去做完這件事。」如果真有可能要爲戲裸露,她會覺得是給自己突破的機會,若是爲了角色故事的必要,她不會迴避。

黃聖球在片中因爲對年幼妹妹的呵護,讓黃湘婷被吸引,戲外他是家中的弟弟,總算藉着拍戲體會到當哥哥的滋味。有趣的是他和鍾家駿曾經同年角逐金馬獎最佳新演員,鍾家駿獲獎,幾年後竟然一起合作拍戲,熟了以後就會開鍾家駿玩笑:「你幹嘛把我的金馬獎搶走啦?」兩人近日交換戒指,鍾家駿換給黃聖球的是金色戒指,黃聖球笑道:「我把鍾家駿的金馬獎拿回來了。」

日職/孫易磊出發日本與火腿隊會合 備戰新球季拚支配下

黃湘婷不讓自己被3C用品綁架。記者吳致碩/攝影

「壞男孩」導演遊智涵(右起)與黃湘婷、黃聖球回憶拍片經過。記者吳致碩/攝影

半年销售增长七成,越秀靠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