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生意失敗負債、婦人保單遭法院強制執行 壽險主約上的「一附約」恐保不住

丈夫生意失敗負債、婦人保單遭法院強制執行 壽險主約上的「一附約」恐保不住

保戶遇到保單強制執行時,該如何因應,以保障自身該有的保險保障權益呢? 示意圖/ingimage

婦人保單遭法院扣押

牧神記

前一陣子,一位好朋友向筆者求救,說她買了多年的保單(當初爲了保費便宜,全家人的健康險,都是掛在先生的主約之下),因爲先生做生意失敗、負債,收到法院強制執行的命令。

這位朋友說,她願意「欠債還錢」,但是,附在壽險主約上的健康險,是爲了給自己及家人的健康保障,希望能夠「保得住」。因爲,年紀已有一把的她,若要重新購買健康險,恐怕因爲體況變差而被「拒保」。

筆者相信,這位好朋友所遇到的困境「並非特例」。爲了找到解方,筆者實際詢問深研保單強制執行相關法規,並在實際授課的《林飛白保險學院》創辦人林飛白,整理出以下處理步驟及解方:

簡單來說,法院強制執行的標的,是要保人、被保險人、受益人對保險公司的請求權。若用大白話來說,法院扣押的標的,就是那個「對保險公司的債權」。

林飛白表示,一般所謂的「保單扣押」,可以分成兩大類。第一大類是「保單價值準備金(保價金)」;第二大類是「保險給付」。爲什麼要分成這兩類?因爲,如果扣押的是「保價金」,那就必須涉及到「必須進一步終止契約,才能夠拿到解約金來給債權人」。

假如是其他保險給付,比如說:醫療險的醫療保險金、意外醫療險的意外醫療保險金、失能險的失能扶助金、年金險的年金、還本險的還本金(生存保險金)…,這一些統稱爲「其他保險給付」的標的,就不需要終止保險契約了。

屏东大学人文学院必修「屏东学概论」

「保價金」爭議多

林飛白強調,近期民事大法庭「108年臺抗大字第897號裁定」內容所談的,其實是上面第一類的,針對「保價金」的強制執行而言。至於「其他保險給付」的執行,過往一直以來都在做,且沒有問題也沒有爭議。他進一步解釋,原因就在於第一類標的的保價金,必須先進一步去終止契約,所以過去法院,纔會有很多爭議。

這些爭議主要是以下兩點:「保價金是否爲可查封(扣押)的債權」?以及「契約終止是否爲要保人一身專屬權,可不可以由執行法院『代爲終止』」?

混沌天帝訣 小說

遇寒流連凍7天 越南山區共有270頭牛隻死亡

關於第一項爭議的「保價金是不是可以扣押的債權」?當時保險公司是認爲,保價金是保險公司帳面上的責任準備金,且要保人尚未終止,怎麼可能是要保人的債權呢?

至於爭議的第二點—「契約終止是否爲一身專屬權,可不可以由執行法院『代行』」,就算保價金可以扣押,但是,若沒有終止契約,它(保價金)也無法變現(變成解約金)來清償債務。此一爭議點就發生在:強制執行的法院,是否可以代要保人,終止保險契約?

過去法院有不同見解:一種是「保單終止是要保人一身的專屬權」,別人(執行法院)也不能代爲執行(終止契約);另一派則認爲,這並非(要保人)一身專屬權,其他人可以代爲終止,執行法院也可以代爲終止。

不過在2022年年底,民事大法庭做了以下的裁定:首先,保價金是可扣押的債權;其次,終止權並不是(要保人)一身專屬權。如此一來,執行法院就可以代要保人,終止保險契約、取得解約金,來清償債務人的債務。

林飛白解釋,過去保戶收到法院的強制執行命令時,如果保險公司提出「聲明異議」,整起案件就會進入訴訟,然後就可能拖個一年、兩年,還可能打到高等或最高法院去。

但是,在民事大法庭的裁定出現後,保價金既然可以扣押,而且執行法院可以「代爲終止(契約)」,保險公司自然就沒有爭議,保價金被扣押後,很快就進入換價的執行程序(終止契約、命保險公司將解約金交付法院或直接對債權人清償)。自此之後,債權人向保險公司提出保單強制執行的案件,就開始「大爆量」,尤其是欠稅、欠交通違規罰緩的行政執行案件更是天天上演。

54歲當劇場菜鳥!詹姆士首登舞台與曾國城PK廚藝

保戶如何捍衛自身權益?

回到本文的主旨,如果保戶遇到此一情形(保單強制執行)時,該如何因應,以保障自身該有的保險保障權益呢?綜合林飛白協助客戶「保住保單」的經驗,可以採取以下2大步驟(請見下圖二):

农业部吁 营养午餐解禁液蛋 教部支持

第一步,先看「債務人是誰」?是「要保人」?還是「被保險人」?還是「受益人」?當然,以上組合還會出現「要、被保人同一人」,或是「要、被保人不同一人」兩種情形。

但不論哪一種,「確定債務人是『要保人』或『被保險人/受益人』」的最大重點在於:可以確知法院要查封的標的,是針對「保價金」?「保險金」?還是「兩者都有」?因爲,當執行債務人不同時,所扣押的「對保險公司得請求的金錢債權」也會不同(請見下圖一)。

舉例來說,如果保單是「主約壽險 + 附約醫療意外」且「要、被保人不同一人」,且債務人是要保人,則被保險人發生保險事故後,還是可以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金。

圖一、執行債務人不同,債權人對保險公司得請求的金錢債權也不同:

彭帅、谢淑薇玩完! 彭帅:20年友情停在这

元元穿性感旗袍「下秒正面爆开」 走光画面害节目被下架

資料提供:林飛白

「一次性」vs.「繼續性」 扣押效力範圍不同

九 叔 小說

第二步,如果被查封的是「保險金」,還可以再細分爲兩大類進行確認。第一類是「一次性」的,第二類是「繼續性(每年或每月領)」的給付。一般遇到意外或疾病住院的醫療費用,是屬於「一次性」的給付;年金險的年金,以及還本型的「生存金」則是「繼續性給付」。林飛白解釋,之所以要這樣分,是因爲這會涉及扣押效力的範圍。

砰! 台南柳营暗夜2车对撞 酿8伤其中3重伤

假設被保險人是債務人的話,民衆要先看是否有「已發生保險事故但尚未申請的保險金」?再看自己的保險金是哪一種??如果民衆手中,有一張還本型保單,因爲每一年都會領錢(生存金),是屬於「繼續性」的給付,那麼,就代表這個扣押命令的效力範圍,不僅及於「扣押前發生但未領」的生存金,也包括「扣押後發生」的生存金,都通通涵蓋在內(請見下圖二)。

風月不相關

但如果是「一次性」給付的保單,就完全不一樣了。當法院扣押命令一來的時候,假設保戶上個月出車禍去住醫院,但還未跟保險公司申請理賠之前,法院的扣押命令來了,這筆理賠金就在扣押範圍內,就會被「扣押」。只不過,扣押命令送達後,若保戶因爲其他原因住院,而申請保險理賠金,就不屬於被扣押的範圍之內,還是可以申請理賠(除非之後債權人發現了,再向法院申請一次扣押命令)。不然,保戶後面的「一次性」理賠金,全都可以繼續領。特別是在「要被人不一」的時候,被保險人發生任何保險事故,都可以繼續領取理賠金,不受扣押效力的影響。也就是說,「一次性」保單的扣押,只及於「扣押命令送達前」的保險金,並不一定及於日後所有的保險理賠金(請見下圖二)。

圖二、保戶保單遭強制執行時的處理原則:

蔷薇园传奇

繪圖:李雪雯

在確定以上問題之後,最後就是「如何救濟」的問題了(請見上圖二)。林飛白把救濟分爲兩大類,一是根據保單來分類,保單是「資產型」的?還是「保障型」的?我們先講「保障型」的,它是以「健康險」爲主。至於壽險,因爲它有保價金,所以,我把它歸類爲「資產型」的。

假設是「健康險」,通常有兩類,一種是「主約型」,另一種是「附約型」。最麻煩的,是發生在「附約型」的健康險。因爲主約通常有保價金,當要保人是債務人的時候,債權人可能會扣這筆保價金。如果主約終止的話,依照現行的「保單示範條款」,幾乎各家都有「主約一旦終止,附約也跟着終止」這樣的條款。

查行事历惊「明年补班6天」他飙脏话:何必硬凑连假

以至於法院查封了,不管是「要被同一」或「要被不一」,一旦要保人是債務人,由於債權人查封的目的,是將「保價金」轉換成「解約金」。但在主約被扣押之後,附約卻跟着契約條款而連帶地被終止,民衆就會覺得這樣「很不公平」。

所以,大法庭裁定的主文結論有提到,雖然保單可以終止,但大法庭的法官們也不忘提醒執行法院:在終止保單(主約)時,還是必須要考慮到要保人、被保險人、受益人,及相關利害關係人的權益,以免超過必要之程度。

基市府携手美国顶大 教自驾科技

林飛白解釋,這句話在講的就是,《憲法》所講的一個「比例原則」的保障。這個「比例原則」的最重要精神是:你所造成的損害,不能大過於你所要達到的利益,不能違反了「比例原則」。

資料提供:林飛白

台北远东香格里拉新春住房 大啖烤鸭

林飛白不忘再三強調,由於《強制執行法》是債權人,透過國家機制、公權力的執行,請法院去強制執行債務人的財產。以至於這是一個公權力的行爲,所以,它也是受到「比例原則」的拘束。

跟着政策走 搭上台股攻高列车

他指出《強制執行法》在第一條第二項的規定,就有宣示此一「比例原則」的精神—執行方法,不可以超越必要程度。後來,法院實務上就發展出來,碰到這種主、附約型態的保單,有很多法官都認爲:「如果我終止了主約,雖然有保價金可以償債,但會造成後面附約的整個保障都喪失。這個債務人已經夠窮了,如果再沒有任何醫療保障,那以後遇到保險事故,會不會就『更慘』」?

基於這種「比例原則」的精神,林飛白表示很多法官都認爲,這種情況之下,主約不能終止。特別是在保單的實務銷售上,通常爲了保障,民衆都必須先買個主約。且主約,通常額度都比較低。它的解約金,也不見得會很多。

所以,法官常常很多判決都會說:主約解約,纔拿到幾萬元而已,但保戶的整個保障都「掛掉了」。保戶已經投保十幾年了,現在再去投保,體況很可能也不能買了。在這種情況下,法官就會「駁回強制執行」。曾協助不少客戶處理保單強制執行的林飛白就表示,很多案子之所以打成功了,就是根據「比例原則」。

至於民衆在「保障型」的產品上面,該怎麼「救濟」呢?重點就是上面所提到的「比例原則」。林飛白強調,「比例原則」是《憲法》,以及《強制執行法》第一條,都有的規定。且很多法院在實務上,也都支持用這一點,來保住保戶的保單,特別是當「主約保價金很低」時。

他舉例有些時候,債務人欠銀行幾千萬,但保價金只有10、20萬元時,法官會認爲解約金也不多,但終止主約之後,附約也跟着失效。特別是「要被不同人」,且被保險人通常是小孩子的時候,法官的判決,都會站在「比例原則」之下,「駁回」債權人的強制執行。讓一些保戶(債務人),連主約都能保住。

至於保戶被查封的保單,如果屬於「資產型」(例如儲蓄險或投資型保單、增額終身壽險…),可以救得了嗎?林飛白坦言,這類保單的被強制執行,真的就「很難救」了。唯一能救的,就是根據《強制執行法》第122條及115之1條「維持生活所必需不得執行」的規定及「比例原則」,來爭取保留部分保價金、生存金或年金給付。

另外林飛白也提醒,若是欠稅欠罰鍰等強制執行案件,債務人在接獲扣押命令時,也可以立即與執行官聯繫,申請分期繳納來撤銷扣押,以保住保單。至於「維持最低生活所必需」規定,也常用在債權人申請扣押債務人銀行存款時。假設存款是維持維持債務人,以及共同生活家屬所必須,執行法院也不能掏空債務人最後一分錢,使債務人及其共同生活家屬頓失依靠。

他解釋在實務上,法官多半會依照法條規定標準,預留下來一定資產:以共同生活家屬人頭計算的「每人每月最低生活費(指標是依據「6都」及「衛福部」所公佈的最低生活費),且通常會留3~6個月的金額。

谢欣颖集资买品牌鞋 李沐偷穿妹妹鞋

當然,如果債務人在聲明異議的時候,把真正生活必需金額詳細列出,例如有中風、失智老母,或是所需要照顧親人的實際開銷,法律也授權執行法院的法官,有「彈性衡量」的權限。也就是說,如果把債務人的生活慘況,以及真正需求寫上去,法官可能還會評估,預留比上面「最低生活費」更多的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