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少宗》被粗暴破壞的藝術作品

郭少宗》被粗暴破壞的藝術作品

郭少宗》被粗暴破壞的藝術作品。(圖/愛傳媒提供)

【愛傳媒郭少宗專欄】終於,烏克蘭的「烏俄友誼紀念碑」被拆除了。

基輔當局粗暴地先將象徵俄方工人雕像頭顱鋸斷,直接滾落地上;接着把二雕像腳部鋸斷,用吊車放倒廣場上。但不知「殘肢」下落如何?只留下現場臺座上的四隻腳踝空殼,而烏克蘭的兒童爬上,高舉兩隻手,做歡呼狀⋯⋯彷彿和原先的「虛假象徵」二位工人像相似。

隔壁那个饭桶
战尊-战争与和平

二二八纪念活动 陈其迈:对乌克兰感同身受

這是血淋淋的以暴制暴,以仇恨取代仇恨的不良舉措,讓藝術品無辜受損,讓民族幼苗播下仇恨種子;此舉與其上的拱門(夜晚放射彩光象徵彩虹)被某些異議人士塗上黑色「裂痕」線條一般。

《台北股市》焦点股-创意

烏克蘭政府此一做法,在其受難者立場以及對不公不義給與反抗,實可諒解。

據報導所載:默霍爾德斯基(Serhiy Myrhorodsky)是這座紀念碑的設計師之一,他說: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,我們還能和俄國做朋友嗎?你怎麼看?這是我們最大的敵人,這就是爲什麼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友誼紀念碑不再有意義。」

平心而論,藝術家本人仇視自創作品,只因意識形態,毫不憐惜其造型美感與創作心血,此舉令我百思不解。

女星胸口打蝴蝶结 倒乳意外露出Nu Bra超辣

如果換個角度,理智思惟一下,發揮創意地設計,應可以緩和的、幽默的、文明的「後現代」手法,將紀念碑反轉成「反諷」象徵物,將罪魁強人(魔頭)的形象標記其上,可使此作進一步成爲大事件的紀錄,大時代的印證。

本人越俎代庖的設想,雲運用隱喻、象徵、文學的多元手法,將作品改頭換面而非強制拆解驅除,一筆勾銷。

構想如下:

一、不動用一刀一斧,先將代表烏克蘭的人像由上到下分節塗上烏克蘭國旗的藍黃二色,其鮮豔的普普藝術手法,可一掃黯淡陰霾的原色;反之,把象徵俄羅斯的人像相對應左人的藍黃二色,「顛覆性」的錯置成黃藍二色。此二人像全身的色彩「條碼化」,而且對比色相互錯開且對峙,卻又彼此互動又合拍。此意涵是把僵硬的人像敷上濃彩,軟性同化了「敵人」,也顯示烏俄民族血緣相近,最重要的是:發揮化敵爲友的大氣度,放下武器,攜手前進。

台中传确诊案例 中市府下午3点说明

二、至於二座雕像舉起手共撐起的「友誼徽章」,可將其整個包覆成另一「人頭」—— 就以白俄羅斯藝術家設計的「普丁」頭像,用1500幀烏克蘭悲慘戰況的新聞照片拼湊而成。

三、在拱門下方圓形高起的盤狀地舖,改做鑲嵌鋪上1500張戰爭圖片,讓觀者可或立或蹲,仔細觀看真實慘況歷史照片,同時也用雙腳踐踏普丁的嘴臉,稍可泄恨。因爲此轉換作用(真實紀實/印象頭像/構成頭顱/舖成祭壇)遠看是恐怖、詭異的撒旦頭像,近看是家國受苦受難的景況。此一直接的控訴,寫實的紀錄,蒙太奇的手法,結合了攝影、裝置、跳躍剪輯、 隨意拼貼的技法,同時又具備文學批判與普羅教育的功能。

藝術當然不是萬能,無法符合每個時代與政體的更迭,更無法適合衆人的認知與品味。然而,藝術家的創意應被尊重,藝術品的價值應被珍視。任何粗暴的、非理性的拆除或毀壞(刀劈、炮擊、塗鴉…),都應避免更該被譴責。

料理神队友!10大必备「厨房神器」创造美好生活

總之,藝術不是戰爭的武器,也不是謊言的大衣。但是,藝術又是魔術師的生花妙手。

乡代建商PK公所课长 彰化员林市蛋黄区住宅巷道遭围篱一分为二

作者爲藝術創作者

照片來源:烏俄友誼紀念碑維基百科截圖。

助宜兰东澳国小射箭队圆梦 校方携手社区妈妈义卖飞鱼筹旅费

●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,經授權刊載。

《钢铁股》中钢前11月税前获利年减66% 明年拚逐步回升

●專欄文章,不代表i-Media 愛傳媒立場。